• 本栏最新文章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久发娱乐荷官 >

伊朗之变:老百姓要吃饭是压倒一切的政治

时间:2018-01-02    作者:吴博士    来源:未知

来源:亚太日报;作者:储殷

谁也没有想到,在新年之际,伊朗居然爆发了如此激烈的一场全国骚乱。

在西征叙利亚,南下也门,把伊拉克变为附庸,让沙特坐卧不宁的形势大好之际,伊朗居然乱了。

在一些人看来,这里面肯定有以色列、美国的阴谋。

在一些人看来,这一届伊朗人民很不行,居然在什叶派新月强势崛起的时候,这么没有大局意识。

但如果你知道为这个强势崛起,伊朗人付出了多少代价,就不难理解这一届伊朗人民的滔天怒火。

打仗是要死人的

4万人在叙利亚作战,伤亡上千,这不是个小数目。波斯人血性十足,从不畏惧战争,但为谁而战却是个大问题。任何民族都有自利的倾向,都难以接受长期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命运。

尽管从霍梅尼开始,伊朗的什叶派教士们就积极倡导一种超越民族主义的泛伊斯兰主义,甚至公开压制民族主义,但波斯就是波斯,它不是阿拉伯,让伊朗老百姓心甘情愿为顶层的宗教狂热献身是困难的。一时的武装冲突还可以,长期而残酷的战争谁都受不了。越打到最后,这场战争离伊朗的国家利益越远,离什叶派的教派利益越近。一些伊朗人厌倦了。

打仗是要花钱的

特朗普不是奥巴马,他可不给伊朗喘息的机会。伊朗的经济困难不是一时的,而是长期的。石油越来越便宜,出口石油的国家越来越多,伊朗的经济形势越来越严峻,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国家在巴列维王朝时期,曾经是中东最富裕、文明的国家。 现在折腾成这个样子,不是喊两句反美口号可以解决的。

老百姓有意见,有怨气,天经地义。鸡蛋涨价40%不是小事,而是民生大事。

公允地说,伊朗虽然是教士掌权,但是伊朗和沙特不一样。波斯人更加开化和文明。伊朗不仅在伊斯兰化以前就有着灿烂的文明,而且在伊斯兰共和国以前也品尝过世俗化的开放生活。

我的朋友曾经在和伊朗人的商务谈判中遇到过一件趣事。

伊朗朋友可劲说,我们和沙特人不一样,我们是文明国家。他想了半天,突然说“你看,我们国家的面纱可以是彩色的,沙特那边只能是黑色的。”

可是别的阿拉伯半岛国家虽然落后,但别人富裕,可以拿出大把银子来在国内买稳定。

可伊朗做不到。

管得多,给得少,这种日子长不了。

其实现在伊朗的问题就是革命的时间太久、折腾的太久、日子过不下去的问题。

这里面肯定有美国人制裁的问题,但伊朗的统治精英尤其是以革命卫队为支撑的强硬派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甚至于,还有人利用美国制裁的机会发国难财。

说实话,现在全国搞成这样,什叶派的教士们肯定是既害怕也委屈。

这几十年前跟着自己把世俗化政权推翻的群众们,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

这是因为时代变了,在巴列维王朝的时候,伊朗还是个农村为主的国家,老百姓很封闭也很保守,他们的信息都是教士传达的。巴列维搞世俗化,教士们不满意,当然轻松地就可以煽动起农村的反叛。但是,现在不同了。伊朗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大学普及、城市为主的国家,尽管还有种种的管制和封闭,但传统的那套话术已经失灵了。

连沙特都要开放了,何况是有过世俗化经历的伊朗呢?中世纪的那一套神权政治与话语,已经到了谢幕的时候了。无论伊斯兰共和国是否还能存续,伊朗的这一套政策都要变。

当然,你要说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会垮掉,我仍然是不同意的。 现在伊朗之乱,并不是抗议的人群多有组织与实力,主要还是哈梅内伊身体不好,温和派与保守派在接班人问题上矛盾激化,以至于政府运作失灵所至。

老百姓发泄一阵,政府镇压结合让步,总能把局面稳下来,但稳下来之后,伊朗的国内政策必须有大的调整。

要让老百姓过日子,而不是只顾着统治者的意识形态和大国荣耀。

伊朗很可能会在未来停下目前这样在中东地区咄咄逼人的扩张势头,汉武帝的轮台罪己,其实把这个道理讲得很清楚了,“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

或许,伊朗也应该学学中国的经验,想想那句话——“老百姓吃饭是天大的政治。”

(作者简介:储殷,亚太智库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

上一篇:何姿晒秦凯与女儿有爱画面 爱娃狂魔名不虚传
下一篇:TOGO途歌完成2600万美元融资,投入新能源电动车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