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栏最新文章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久发娱乐注册 >

蒲江发现宋代冶铁遗址 文君其实是“钢铁富二代

时间:2018-09-13    作者:吴博士    来源:未知

蒲江铁溪村冶铁遗址发掘全景

原标题成都9月13日讯(记者 李慧颖)成都冶铁工艺最早可追溯到什么时候?冶铁技术如何?在世界上拥有怎样的水平地位呢?今日,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发布了最新考古成果,称在蒲江县铁溪村发现了四川地区已发掘的最大规模冶铁遗址,再次印证成都为汉宋时期重要冶铁业中心。随着成都考古工作的不断推进,多个考古成果显示,成都冶铁工艺最早可追溯至西汉中晚期,在当时,成都人的冶铁技术已达世界先进水平。

遗址功能分区明显 冶铁产业链形成

为配合成都市第三绕城高速公路(西段)项目建设,成都市文物考古工作队于2017年8月对项目施工区域进行了考古勘探,共发现文物点27处,其中3号文物点位于蒲江县鹤山镇铁溪村一组。2018年6月初,成都市文物考古队开始对3号文物点进行抢救性发掘,至9月初发掘面积近3000平方米。

“初步判断该遗址为宋代生铁冶炼及制钢的钢铁冶炼遗址。”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龚扬民告诉记者,这是2006年开始发现冶铁遗址至今,四川地区已发掘的最大规模冶铁遗址。

遗址位于浅丘东坡,整体沿山势西北东南向分布,主要由冶铁炉、炒钢炉、燃料窑、房址、灰坑、排水沟和废料堆积层等组成。冶铁炉共2座,由窑壁、窑床、火塘、排渣沟组成,窑炉平面形制多为椭圆形,内径2-2.1、外径2.2-2.4米,炉壁烧结面厚10-24厘米。火塘内深20厘米,炉底有凹坑连接排渣沟到窑外,排渣沟长80、深18-20、宽16-18厘米。

“遗址功能分区明显,目前可确认的有烧炭区、冶炼区、生活建筑区等。”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副研究员杨颖东介绍,遗址中发现炒钢炉共13座,分布于冶铁炉周边,平面多呈椭圆形,内圈直径40-54、外圈直径60-75、烧结面厚5-14厘米,附壁铁水厚2-7cm,大部分炉底残留有铁块,部分炒钢炉内填满铁块。炉剖面形制多为U形,深约28厘米。

燃料窑1座,由窑顶、窑壁、窑床,窑门、烟道和工作面组成,平面形制呈马蹄形,长6.3、宽2.1、高1.2-1.8米。窑顶呈穹隆形,窑壁较竖直,其上存人工修整和烟熏痕迹,窑床底部存一层厚约0.5米的炭渣,其内填土中含卵石块、木炭渣和少量铁渣。

从发掘情况判断,该遗址活动面位于宋代地层之上,各遗迹内亦仅出土宋代瓷片,结合各遗迹形制,初步判断遗址时代为宋代。遗址功能分区明显,目前可确认的有烧炭区、冶炼区、生活建筑区等。

在这次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冶铁方面的遗物,如铁渣、耐火砖、炉壁、铁矿石、积铁块、燃料木炭等,通过对冶炼遗物检测分析和观察,可确认该遗址冶铁用的是青杠树烧制的优质木炭作为燃料,用赤铁矿铁石作为主要炼铁原料,且在冶炼过程中使用大量石英岩作为耐火石或造渣材料。同时,在铁渣中发现了大量处于冶炼状态的铁颗粒的富集。“从此次发现的考古冶铁遗址可以看出在这个地方的冶铁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链。”杨颖东介绍说。

[1][2][3][4][5]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合肥芙蓉路公交枢纽站搬迁 9月8日起调整20路8
下一篇:“乡音无改”乃人文之幸